一线丨中国电影工业化路在何方?缺好制作人还缺国际眼光

中信2娱乐 2019年06月19日 12:56:11 阅读:222 评论:0

[摘要]近几年,中国发行公司都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但一直停留在影片海外播映版权上。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吴汉汉。

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就如何加快实现中国电影工业化这一年度主题,聚焦电影制作的流程管理和标准化体系,以及与之配套的专业工种和人才体系建立,助力提升中国影视产业中心城市和产业链核心区域的营商环境,诸位业内人士齐聚一堂,建言献策。在论坛期间,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总经理苗晓天苗晓天提到,《流浪地球》的海外发行收入很有限,可能也就在三十几个影院放了一下。“我看过一个数据,印度在北美票房是中国的十倍。我们不仅输给了印度,也输给日本。我们很多电影都出不去。”。

国内电影公司在海外发行方面,没有渠道没有方法,甚至缺乏认知。每年有二三十部电影符合出海的要求,但是很遗憾没有走出去,之所以产生这种情况是因为,中国电影公司对海外发行不是很重视,甚至没有海外发行预算。他呼吁中国电影公司、制片人把目光投向海外市场。

华谊兄弟电影有限总经理叶宁则认为,中国电影行业融资系统亟需解决的是规范化和标准化问题。从去年到现在,很多电影同行连税收政策都不理解。这意味着融资这一电影系统化的基础设施,还需建设很长时间才能完善。

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上海电影家协会主席任仲伦论坛致辞 #writer摄

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表示,他从2015年开始就提出一个观点,中国要成为电影强国必须有强大的电影产业支撑。对于电影产业链,他认为美国五大电影公司占据了北美将近80%、全球将近26%的电影票房,它们是美国电影的支柱性企业,也是美国作为电影强国的标志性企业。他提出:“从我们这么多年的实践来看,一定要‘深挖洞、广积粮’。所谓‘深挖洞’是指把产业结构打好,‘广积粮’是指把商业模式做好。除了专业化的企业,我期盼中国也有自己的五大、十大(电影公司),他们能够成为中国电影强国的基本支撑和中流砥柱。”。

李颖表示非常同意任总说的,中国电影在技术方面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不管从影视制作的投资体量还有制作基地的发展上,可以说已经跟国际接轨了。眼睛看得见的反而不是最难的,我们技术上做到了,我们有4K、IMAX影院、3D基础设施都有了,但是我们看不到的反而最难做,就是工业化体系。”。

完美威秀娱乐集团总裁艾秋兴则说实际上美国的大制片厂模式已经被淘汰,因为电影市场快速发展,在数字化、信息化等趋势下,电影公司不可能什么都做,因为在不同板块都有公司做得非常透。所以,中国也不需要这样所谓的一个大制片厂,基本上全世界都不需要了。

作为教育者,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陈旭光一直觉得中国电影在发展,人才需求量特别大,每个环节都人才奇缺。从某种角度来说,摄影师、美工、后期人员等不同环节的人才都重要,但他认为中国影视业最缺的是具备综合性素质的制片人——一个懂经济、管理、艺术、市场,能管人、管钱的制片人。他一直倡导中国电影产业要从导演中心制转向制片人中心制。

陈大明此前是一名导演,现在开始当老师,他说中国电影缺的是两种人才:一种是专业化人才;“因为大家都想去当导演,没有人做道具、灯光或是剧组的其他具体岗位。比如说我们最缺的是场记,几乎找不到合适的场记,但场记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岗位。我记得有一位来自中国台湾的场记,他去带徒弟,现在徒弟收费高得不得了。”还有一种是创作型制片人;真正的制片要了解故事、剧本,更多的是了解人物。我们缺真正的创作型制片人,有激情、懂剧本的制片人。

张伟民则更有前瞻性的认为,中国市场需要培养的人才是理解科技的人,电影是科技驱动的行业,每一场电影革命背后都有科技的推动,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还是4K、8K等的诞生,背后都是技术在推动。“我们要培养的高端综合性人才,如果一个人既不懂得5G会带来什么,也不知道人工智能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听说过大数据、云计算,这样的人我觉得不太可能会适合新一代电影工业的需要。”。

美国电影协会协会亚太区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冯伟主持论坛 #writer摄

近几年,中国发行公司都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但一直停留在影片海外播映版权上。讲武生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有在影片类型层面,近几年国际市场仅对中国功夫影片的认知度较高。虽然《流浪地球》的问世使得中国科幻片得到国际市场的一定程度认同,但本质上中国文化还未被国际真正认同。“我们需要学习好莱坞对世界市场的认知规律,将中国电影海外发行市场重点放在中国经济辐射的维度内。比如金砖四国中的印度、南非、巴西,中国可以借此建立这些国家观众对中国文化的认同。”。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