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钦佩孩子的勇气 王延金

中信2注册 2019年06月18日 09:21:40 阅读:30 评论:0

5月的长沙�� ��,虽没有北方温暖的太阳�� ��,但那蒙蒙细雨混合着泥土的芬芳�� ��,混合着扑面而来的淡淡桃花香味�� ��,也别有一番韵味� �。可我却无暇欣赏这怡人的美景� �。身着一袭黑衣�� ��,我到花店取了一束白花后�� ��,几经辗转�� ��,来到了郊外的墓园�� ��,去看望一位已故的朋友� �。

2007年4月��,在医院楼道里��,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一早��,楼道里一片喧闹��,走廊里大群人围着一张病床激烈地讨论着��,中间站着我的导师刘运生教授�����。走过去��,我看到一名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大约六七岁��,却没有小孩子应有的朝气��,面色蜡黄���、嘴唇发干���、眼神空洞��,无力地看着周围的人群��,瘦弱的身体套在宽大的病服内��,异常虚弱�����。这名小男孩是从外院转来的脑干肿瘤患者��,之前的治疗一直没有效果��,就被推荐到了湘雅医院�����。孩子的情况不太乐观�����。紧急会诊后��,决定实施开颅手术��,我的导师担任主刀医生��,手术很成功�����。

男孩是家中的独子�����,一直备受宠爱���。虽然手术缓解了病情�����,但术后因头皮太薄�����,不好愈合�����,头皮下积液总是不能消失���。这一切我看在眼里�����,不免心疼男孩小小年纪遭遇的痛苦�����,所以查房时总是详细询问其恢复情况�����,耐心为他处理伤口���。后来他转到儿科�����,由于我担心伤口处理不到位�����,常常在忙完科室工作后�����,挤出时间到儿科给男孩换药�����,穿刺积液�����,包扎伤口���。功夫不负有心人�����,男孩的伤口终于愈合了���。或许是我每天这样坚持的举动感动了男孩的父母�����,我们从以前只言片语到谈天说地�����,从医患关系变成了彼此信赖的朋友�����,男孩更是亲切地唤我叔叔���。有空的时候�����,我也会开心地逗逗这个小家伙�����,在心里祈祷他健康成长���。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男孩慢慢好转起来���,恢复了往日的活泼���� �。但我和男孩的父母心情还是非常沉重���� �。手术病理结果是胶质瘤���,这是一种恶性肿瘤���,病灶虽可被切除���,但一般都会复发���,病人要经受放化疗的煎熬���� �。肿瘤复发这一恶魔总是潜伏在病人身体里���,随时准备卷土重来���� �。好在男孩对放化疗耐受较好���,顺利地完成了前期治疗���� �。

从2008年开始����,男孩和父母每年都会在相同的日子来复查����,每次的检查结果也都让人开心����,疾病丝毫没有复发的迹象����,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年复一年����,当初躺在病床上弱不禁风的小男孩已变成了阳光帅气的少年����,很讨人喜欢����,虽然由于步态不稳����,精细动作有些不到位����,但他思路清晰���、情感丰富����。在爷爷奶奶的陪同下����,这个孩子接受了和正常孩子一样的教育����,欢声笑语又回到了这个家庭����。

2013年8月�����,又到了每年例行复查的时间������。已经整整6年了�����,如同往年一样�����,男孩的检查结果依旧正常�����,没有任何恶化的征兆������。但命运总爱跟人开玩笑������。肿瘤犹如不甘失败的恶魔�����,又一次卷土重来�����,更加疯狂地侵蚀男孩的健康������。时隔4个月�����,到12月�����,男孩的身体状况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急转直下�����,7年前相似的症状又开始出现�����,父母带他火速赶到医院�����,复查显示病情有恶化�����,脑干出现新的病灶������。由于男孩病情危重�����,为了保证诊断的准确性�����,我们经过了多次会诊�����,大家达成一致意见:即使是肿瘤复发�����,以孩子的情况也没有必要进行二次手术了������。我们给孩子进行了保守的激素治疗�����,但效果不是很明显������。

突如其来的病魔让这一家人几近崩溃������。为了医治男孩������,父母决定把孩子送到美国进行治疗������。国外同行给出了与我们同样的结论������,无须手术������,对症处理������。到了2014年2月������,男孩的病情更加严重������,失去了行走能力������,开始长期卧床������,意识也逐渐模糊������。无奈之下������,男孩父母重新向我寻求帮助������。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男孩重新回到湘雅������,由我亲自负责治疗������。对着男孩的病历反复研究后������,我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肿瘤已扩散到整个脑干������,任何治疗都已无力回天������。接下来的一切治疗都是对症处理������,减少病人痛苦������,延长存活时间������。

这个我医治了整整7年的孩子������,这个曾经从死神手中夺过来的孩子������,就要离我而去了�����。男孩和他的父母悲痛有多大������,我对自己的怨恨就有多深������,我恨自己医术浅薄������,只能眼睁睁看着男孩饱受病痛折磨却无能为力�����。男孩逐渐进入昏迷状态������,我们不得不考虑他的后事�����。为了能对疾病有更深的了解������,避免更多患者因此丧命������,我想到了尸体解剖�����。我知道������,对于传统的家庭来讲������,这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作为一个普通人������,一个孩子的父母������,我理解那种绝望;然而������,作为一名医生������,我的职业要求我勇敢迈出那一步�����。犹豫了好些天������,每次都欲言又止������,终于������,我鼓足了勇气������,将这个想法说了出来�����。男孩的父母并没有立刻答复我�����。

也许是我的努力打动了他们�����,在男孩就要离世前�����,他的父母同意了做尸体解剖�����,与此同时�����,还愿意捐献器官����。那一刻�����,我愣住了�����,我钦佩男孩的勇气�����,更钦佩男孩父母的豁达����。我更明白�����,在那一瞬间�����,我和他们不只是医生和患者的关系�����,更是可以彼此托付的朋友�����,是真正的朋友����。我们一起努力����、奋力抗争�����,要一起消灭的�����,正是残害男孩的病魔����。

男孩在5月末去世����,他的父母捐出了孩子的器官����,我亲自取下标本����,进行解剖�����。通过研究����,我们对男孩的病情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我把研究结果整理成病理案例����,并邮寄给男孩父母����,也算是一个交代�����。我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正是病人的信任����,支撑着医生攀登医学的高峰����,这或许也是一个医者最大的理想�����。▲�����。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