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对话王劲:自动驾驶已到整合拐点 过去一年自己凤凰涅槃

中信2娱乐 2019年05月30日 10:58:54 阅读:1689 评论:0

[摘要]在王劲看来,资本是发展自动驾驶产业的六大助推因素之一,其他重要因素还包括技术、产业、成本、市场及政策法规。

腾讯《一线》作者 韩依民。

自去年2月卸任景驰CEO后,王劲便几乎从媒体面前消失了。

在过去几年的自动驾驶创业热潮中,前百度高级副总裁、景驰创始人王劲无疑是其中最受关注的创业者之一。但一起来自百度的诉讼打乱了这位明星创业者的节奏,2018年2月,王劲从自己一手创办的景驰离开,失去了创始人的景驰一度陷入内讧中,后更名为文远知行,希望抹除过去的痕迹。

虽然在媒体、公众面前隐身,但离开景驰的王劲并没有闲下来。在5月29日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他透露,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他是站在生态链或者上下游产业链的角度来参与无人驾驶:担任了中国一汽的首席技术顾问,到大学担任了客座教授、导师,也在南京政府做了人工智能的顾问。除此之外,还给一些激光雷达厂商、Tire 1供应商等做咨询。

一段时间里,王劲考虑过就以这样位居二线的方式参与到行业当中,“我想成为一个赋能者,推动和支持大家,我岁数大了,在二线可能更好。”。

但受到近期任正非仍在一线奋斗的鼓舞,王劲表示,“一个比我大20岁的人都站在一线,为中国的科技、世界的科技奋斗,我非常受到激励和鼓舞”,“我应该再做一些,或者说重回一线来做更实际的工作。”。

新局面与老问题。

与两年前王劲刚刚离开百度不同,当下,自动驾驶行业已经出现了大批初创公司,而由于近期自动驾驶在技术上尚未取得突破性进展,以及商业落地推进迟缓,风险投资对这一行业的热情已经有所消退。同时,过去的纠纷仍然是盘踞在王劲头上的阴影。

在此时宣布重回行业一线,王劲需要面对新局面,也需要解答老问题。

2017年12月,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8年2月,王劲卸任景驰CEO职位,离开自己创办的公司。随后,景驰加入百度Apollo平台,百度方面表示已经发起对景驰科技的撤诉,最终以法院结果为准,但并未对王劲撤诉。

与百度及景驰的纠纷如何处理,是王劲宣布重回一线后首先需要解答的问题。对于媒体的好奇与质疑,王劲并未作出详细说明,仅表示“相信法律会给出公正的判决”,他同时透露,自己在前年10月便已解除了竞业协议,目前自己没有任何竞业协议。

景驰的内讧并非自动驾驶行业的孤例,今年年初,自动驾驶初创企业roadstar.ai同样爆发内乱,目前其团队已经四散、公司账户被冻结,公司名存实亡。

对于自动驾驶行业初创企业为何频繁爆发内乱的疑问,王劲认为,行业非常年轻、发展得非常快,出现这些问题都是正常的。

“自动驾驶行业的创业者可能一夜之间从一个编代码的程序员要成为一个企业家,整体上知识结构、经验、心理素质和整个胸怀都要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这需要修炼,真是凤凰涅槃,我过去一年也是这样的状态,我在反思,有时候也很痛苦。”。

行业走到整合拐点。

在王劲看来,资本是发展自动驾驶产业的六大助推因素之一,其他重要因素还包括技术、产业、成本、市场及政策法规。

“中国的自动驾驶创业公司遇到了很多问题,一年前的资本可热了,现在资本变的比较谨慎。”谈起行业现状,王劲也体会到了资金端的变化。尽管如今资本对行业的态度更加谨慎,但值得乐观的是车厂的态度相比之前更加积极,这是王劲认为当下依然是自动驾驶行业发展的平台期的重要依据。

谷歌的waymo以及通用旗下Cruise是王劲认为目前已经跑通的自动驾驶公司发展模式,一种是通过科技公司推动产业融合,一种是车厂推动资源整合。尽管目前国内尚未看到类似成熟的模式出现,但王劲认为,对科技产业、汽车产业和出行产业的整合是行业成功的关键。

对王劲自身而言,如何重回一线也必须结合当前的行业现状,在王劲看来,曾经有一段时间,中国的自动驾驶产业与世界最先进水平的差距已经接近一年到一年半,但过去的两年时间里,由于中国自动驾驶行业的力量过去分散,这一差距在不断拉大。

“以前自动驾驶是单刀赴会,拉一波人马就开始干,但现在已经过了纯技术推动的时代。现在中国(自动驾驶力量)比较散,创业公司比较多,如果(创业公司)能够得到很好的资本支持,还可以再坚持一段时间,继续独立发展,如果在资本上遇到了一些瓶颈,可能会做一些整合。整个高科技大公司可以跟其他的创业公司融合起来,也可以和车企合作。所以现在真的是中国无人驾驶的分岔点。”。

基于此,王劲表示,自己重回一线更看重的是整合行业资源,此前有消息称王劲以幕后实际操控人的方式创办了自动驾驶公司中智行,但在采访中,王劲未明确回应是否与中智行存在股权上的联系,他同时表示,中智行只是他重回行业一线的众多选择之一。

“我其实还有好几个创业公司,有百度系的也有不是百度系的在跟我探讨,(无人驾驶梦之队)散得太厉害了,我一直跟他们说,这个力量要再聚集。如果大家真正想做成这件事,要花很大的代价重新聚拢起来,才会跑得更快,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说中智行不一定是我的选择,我在看,也许另外一家可以更好的帮助我整合所有的资源。”。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